当前位置:首页?>?小说库?>?恐怖灵异 >

刘明布陈伟布小说小说

刘明布陈伟布小说

刘明布陈伟布小说

10.0

手机阅读

来源:蔚然

作者:堂前雁

时间:2019-09-12 21:10:16

标签: 标签大全
《刘明布陈伟布》小说叫做《冥车》又名《诡车》,是由堂前雁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,刘明布陈伟布小说主要讲述了:刘明布从来不信鬼神的人,但他换了一个新工作之后,总是遇到自己解释不了的事,四年公交司机生涯,心中的秘密也整整压抑了四年,这个灵车坐公交的故事,你听过吗。精彩节选:村里死了人,我也不方便一直打听什么,就回到了宾馆里,在宾馆里一直沉思,心说怎样才能潜入冯婆的家里?那些鸡仔着实厉害,只要有生人进入冯婆的院子里,鸡仔就能瞬间告知冯婆,所以,我无法潜入冯婆的家里。思索许久不得其解,我忽然想起了海伯。他能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,而且还是毫无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找到了我,说明他肯定是个有本事的人物,为何不求助海伯?我给海伯打了一个电话。“海伯,在忙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句:将军!哈哈,我赢了。然后才传来海伯的声音:小子,找我什么事啊?海伯应该是在下象棋,而且看样子刚才赢了,心情比较不错,我说:海伯,我想请教你一件事。“啥事啊?”“海伯您知道四目门童吗?”我话音刚落,海伯那边摆象棋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下来,然后手机中没一点声音了,像是海伯用手捂住了手机。过了一会,手机中再次传来海伯的声音:小子,你从哪知道的四目门童?海伯应该是独自一人走到了安静的地方,因为手机中没有旁人的杂音了,我这才说道:别人告诉我的,我现在有点事要做,但这四目门童太厉害,每次刚一露面就被发现,海伯你知道有什么破解的法门吗?停顿了片刻,海伯说:下次你再去那个地方的时候,牵一条狗。我一惊,问道:牵一条狗就行了?海伯训斥道:急什么急,鸡下巴都让你吃了是吧?我脸一红,不敢再说话,海伯继续说:你牵一条狗,至于牵什么样的狗,无所谓,是狗就行,公的母的也都无所谓,然后你找一只公鸡,切记是公鸡,拔掉公鸡身上的一根尾羽,用这尾羽在狗头上点一个红点,这个红点,你用朱砂也行,用鲜血也行,就是用红墨水也行,效果肯定有差别,但都差不多。确定海伯说完了,我才问:海伯,那个红点,大概点在什么位置?“无所谓,反正点在狗头上就行了,狗头那么大,你不可能点到狗蹄子上吧?”我说那肯定不会,谢谢海伯了,抽空找您喝酒去。海伯笑了笑说好,我俩挂了电话。当即我就直奔菜市场,想要一根公鸡的尾羽,那简直太简单了。几乎人人都吃过鸡,但却不是人人都杀过鸡。我小时候就杀过一次鸡,拿着菜刀在鸡脖子上,用力的割下去,不用割断脖子,割开气管就行,然后扔到院子里就不管了。那被割开咽喉的鸡,就扇着翅膀,满院子扑腾,结果整个院子的地面上都是一道一道的鲜血痕迹。现在经济发达了,大家吃鸡都是直接在超市买现成的,毛都拔净了,所以具体是怎么拔毛的,可能很多人没有亲自试过。到了菜市场,我一句废话都不说,甩出去二十块,对那老板说道:看到没?就那只公鸡,屁股上翘最高的那根毛!我就要它了。老板虽然不明白怎么有人买鸡毛,但还是爽快的接过钱,一手抓住公鸡头,另一手揪住那根尾羽,噌的一下就给拔了出来,疼的那公鸡不停的扑棱翅膀。这根尾羽足足有四十多公分长,快比得上雉鸡的尾羽了,在回宾馆的路上,我心里盘算着,该去哪里弄条狗?要是单为了去冯婆家里而买一条狗,不太值吧?先不说值不值,我去过冯婆家里之后,忙完了我所要做的事,以后这条狗怎么安置?这是个问题啊。这个问题确实蛋疼,我徘徊在宾馆的楼下,在小卖部前买了一瓶啤酒,蹲在原地闷闷不乐,一会灌一口。也就是在我正迷茫的时候,一条脏兮兮的黄狗,摇着尾巴朝着我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到了我面前,伸着**,流着口水,眼巴巴的瞅着我手中的啤酒瓶。我笑了,说:老兄啊,你还会喝酒?那狗不知道是不是能听懂人话,朝着我汪汪叫了两声,仍然是对我手中的啤酒瓶垂涎三尺。我一看旁边正好有个破旧的泡面桶,里边有点脏,但应该不漏,就往泡面桶里倒了点,往地上一放,这条黄狗就摇着尾巴,屁颠屁颠的跑过来,一顿猛舔。乖乖,这狗还真是会喝酒?正巧小卖部的老板也拎着一瓶啤酒出来,像是屋里太热,坐在门前乘凉,我就问他:老板啊,这狗谁家的?啤酒都会喝?呵呵,有点意思啊。老板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,穿着人字拖坐在我的旁边,笑着说:不知道哪来的流浪狗,没人管过,也没人喂过,没见它吃过什么东西,但也一直没饿死,不过这条狗就是爱喝酒。我也笑着说:这狗有意思,饭都可以不吃,酒不能不喝。老板说:我们这一块,都说这是一条酒狗。酒鬼我知道,酒狗第一次听说。看那条狗很快把泡面桶里的啤酒舔了个一干二净,此时又对着我屁颠屁颠的摇尾巴,我笑了笑,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很喜欢这条流浪狗。我让剩余的啤酒全部倒给了这条狗,看着它欢快的样子,使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十七年前。那年,我只有九岁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年父亲终于攒够了钱,要在村里盖一栋房子,可农村跟城市里不同,这里没有防盗门,没有保安,唯一能够看家护院的,只有狗。问题就在这了,我家一直没养过狗。白天工人们干活,晚上那些钢筋建材就仍在原地,因为院子还没落成,八面透风,晚上我爸就躺在工地旁边的小木床上睡,同时还得开着电灯泡,一百瓦的那种,生怕有人偷东西。那时候我爷爷还活着,他就跟我爸说:要是能从哪弄条狗,那就好办多了。我爸也没在意,后来几天,我跟我爸一起在露天的小木床上睡觉的时候,凌晨四五点钟,也就是天刚蒙蒙亮,我就觉得床上的被单像是被什么东西一直拽。我以为是我爸醒了,但他也不会闲的没事来干扰我睡觉吧?朦朦胧胧中睁开眼睛看了一下,一只大黄狗,正咬着床单,用力的往后拽。“爸,爸,你看。”我爸醒了,也是欣喜异常,他试探性的伸手去摸黄狗的脑袋,我怕黄狗咬到他,就让他小心点,等我爸伸过去手的时候,它眯着眼,摇着尾巴,很是乖巧。我爸拿来绳子拴住了它,它完全不反抗,后来这条狗,为我们看家护院,本来很是高兴的一件事,却让我们一家人弄了一头雾水。这条狗,体型硕大,很是威猛,但,偏偏是个哑巴!没错,自从我们一家人见到这条狗的第一面起,任何人从未见它叫过一声!哪怕哼一声都没出现过。狗为什么能看家护院?就是因为狗的叫声震慑小偷,可这狗是个哑巴,那还怎么看家护院?但有一条狗,总比没有强,我爸仍然天天喂它,三个月后,家里房子落成,按照规矩,是要放鞭炮,请神的,尤其是用毛笔在红纸上写,姜太公之位,诸神退避,然后挂在屋子的顶梁柱上,震慑一切妖魔鬼怪。我记得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,我爸去上厕所,回来的时候笑着说:这哑巴狗,真有意思,盖房子这三个月从来不会叫唤,这房子盖成了,用不上它了,它刚才却叫唤了一声。我也笑着说:是不是被雨淋坏了啊,爸,明天给它搭个窝棚吧。一直抽旱烟的爷爷,叹了口气说:文亭,前几年你在县城里做生意,还记不记得那个死去的哑巴乞丐?
展开内容+
  • 刘明布陈伟布小说 截图1
  • 刘明布陈伟布小说 截图2
  • 刘明布陈伟布小说 截图3
close

Copyright ? 2010-2017 尚爱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渝ICP备14010620号